社團法人台灣友善動物協會是一個倡議型的動保組織,也是台灣首個定期在街頭推廣動物權的團體。我們透過務實且多元的方法,為動物發聲,推動友善動物的生活方式與法規政策,減少經濟動物、實驗動物、展演動物、皮草動物及同伴動物的迫害與虐待。

我們邀請公眾陪伴我們共同打造友善動物的世界。當人們帶給弱勢的動物快樂時,自己也會感到快樂。我們相信,友善,就有快樂。

rabbit

我們的信念

1
動物是朋友,強者保護弱小: 我們不會剝削、利用、殘殺動物朋友,並邀請公眾陪伴我們勇敢為動物發聲。
2
公眾能從源頭改變社會風貌: 動物用救的救不完。聚集公眾的力量,我們推動政策倡議與產業轉型,從源頭改變社會系統對待動物的方式。
3
公民社會能找到更好的解答: 面對跟人類有衝突的動物,我們鼓勵思考多元且務實的解決方案,緩解衝突,以及不再將消滅認定為唯一選項。
4
大家都願意成為善良的人: 我們相信,只要公眾願意開始瞭解、參與討論、付諸行動,您我都可以成為解決問題的力量,發揮公民與消費者的影響力,一起幫助動物。
K.I.T.A核心理念
Kindness善良

提倡對動物友善

conceptIcon
Inspire啟發

啟發思考與討論善待動物

conceptIcon
Truth真相

揭露真相證明事實

conceptIcon
Act行動

採取行動帶來改變

conceptIcon

四大專案

動保法案公投

topicImage

減少動物實驗

topicImage

動物權教育

topicImage

蔬食風氣推動

topicImage

訂閱電子報

關注台灣友善動物協會的最新消息,知道更多參與和協助的訊息!

最新消息

專案新聞
日本高知市桂濱水族館取消動物表演
在2022年6月,日本高知市桂濱水族館取消了超受歡迎的熱門節目「海獅表演」 為什麼要取消動物表演呢? 工作人員說,因為新冠疫情大大改變了營運模式,讓水族館重新思考,決定以動物福利的角度來進行調整與改變。館方把原本用於動物表演的時間,改成進行動物健康管理,或是安排一些讓牠們開心的活動,水族館說:「讓動物們開心、活得長久,是我們廢除動物表演的一大理由。」 取消動物表演後,工作人員表示動物們明顯變得更活潑更有精神了! 「我們可以從牠們的反應感受到這樣的改變。」 圖片來源:grapee 日本民眾對水族館取消動物表演的舉動,也給予了正面肯定,留言表示真心希望可以減少、避免帶給動物壓力。(註1) 另一方面,台灣海生館2014年因為小白鯨Blue的猝死,引起了媒體與民眾的高度關注,在各方壓力之下,海生館全面禁止小白鯨的展演,並與政府、學者、保育團體一起討論如何提升動物福利。目前館內尚存的海洋哺乳類動物,包括小白鯨和海豹都已經不再進行展演活動,僅有單純的動物展示。(註2) 圖片來源:https://twitter.com/katurahama_aq/ 廢除鯨豚表演,在全球已開發國家中也是一大趨勢 2019年,加拿大通過《結束鯨魚、海豚囚禁法》(The end of The of whale and Dolphins Act,又名自由威利法案),全面禁止以娛樂為目的圈養鯨豚,雖然現有圈養的個體不受影響,但法案也禁止將鯨豚用於娛樂性表演。2021年,澳洲新南威爾斯州政府公布了《生物多樣性保護法》的更新,禁止人工繁殖、進口鯨豚,同時禁止所有海豚表演。法案通過後也代表著目前澳洲只剩下剩昆士蘭州有鯨豚展演,許多動保人士都希望昆士蘭州能盡快制訂類似法律。2022年,韓國政府宣布規劃許久的「水族館鯨豚回歸海洋」計畫,國內水族館的21隻鯨豚將逐步「回歸海洋」,南韓海洋水產部也已經向國會提交《動物園、水族館法》和《海洋生態法》修正草案,未來將禁止水族館以展示為目的進口鯨豚,目前「註冊制」的水族館也將改為「許可制」,觀光漁船或研究船隻的賞鯨行為也將嚴禁妨礙鯨豚行動、覓食。(註3) 動物展演對動物而言是一輩子的痛苦與囚禁,不分陸地與海洋。台灣友善動物協會日前聲援「終止新竹市立動物園不當動物展演」行動記者會,陪同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關懷生命協會等團體,一起為動物發聲,終止不當動物展演,改善新竹市立動物園的飼養環境,並停止引進新的動物進行展演。 參考資料 1: 水族館宣布「取消熱門動物表演」 2:《海洋展演》死了七隻白鯨後——海生館的轉型之路 3: 廢除海洋公園海生館鯨豚生物表演秀
專案新聞
禁用黏鼠板是世界趨勢
黏鼠板在台灣是一種常見、被廣泛用來捕捉老鼠的工具,然而,隨著動物權、動物福利與環境保護意識的提升,越來越多國家意識到這樣的陷阱,不僅不人道也十分過時。不再使用殘酷的動物陷阱,已是國際上的趨勢。 以下是明文規定禁止使用、設置、販售黏膠陷阱,與正努力倡議、推動社會變革的國家。 英國 英國於2022年通過《黏膠陷阱法》(Glue Traps Bill) 禁止使用黏鼠板,僅專業人員,例如害蟲管理從業人員,可以向英國政府申請黏膠陷阱許可證,且需在沒有其他適合的解決方案,並以維護公共健康或安全的原則下使用。黏鼠板使用許可證與2015年紐西蘭的黏鼠板禁令相似,該禁令自推出以來,許可證數量逐年下降,並且在2021年沒有批准使用的情況。 《黏膠陷阱法》一旦按程序獲得英國皇室同意,法案便會在2024年生效,屆時在英格蘭沒有許可證的民眾或任何“害蟲”防治人員,無論是刻意還是意外的設置黏鼠板來捕捉鼠類都將被視為犯罪,可處以罰款和最多51週的監禁。發現黏鼠板但未能合理解釋並確保其失效,也將構成犯罪行為 (註1、註2)。提出此法案的議員Jane Stevenso表示法案通過是英國動物福利立法的一大進步,她也提到:「使用黏膠陷阱是殘酷野蠻的,而且經常誤捕其他動物,並讓動物以最不人道的方式死亡。很高興與英國環境、食物與農村事務部 (Defra)、皇家防止虐待動物協會 (RSPCA) 和國際人道協會 (HSI) 共同積極努力,產生正面的影響。」(註3) 威爾斯 英國的構成國 (Countries of the United Kingdom) 威爾斯,則率先於2023年10月17日起全面禁止使用黏膠陷阱和套索陷阱 (snares/cable restraints,台灣俗稱山豬吊),成為英國第一個實施禁用黏鼠板的國家,任何被認定使用違法陷阱的人都可能面臨監禁或無限額罰款,或兩者兼施。「使用套索陷阱和黏膠陷阱不符合我們在威爾斯所追求的動物福利高標準。這些方法會給所有動物帶來巨大的痛苦和傷害,還有很多比使用黏膠陷阱更人道的方法來控制囓齒動物。」農村事務部長Lesley Griffiths這樣說到 (註4)。 愛爾蘭 根據愛爾蘭法律,出售或持有未經授權的陷阱屬於違法行為。環境、遺產和地方政府部長Dick Roche說:「我的部門正在積極追查這些非法陷阱和黏鼠板的銷售。一旦發現,我們將起訴這些違法行為。」 根據Wildlife Act,除非在特殊情況下獲得部長授權,否則禁止使用特定的陷阱、其他狩獵裝置、毒藥等。目前部長尚未做出任何授權,因此進口、持有、販售或提供此類未經授權的陷阱都屬於違法行為。(註5) 冰島 冰島食品和獸醫局 (MAST) 2021年發布一項公告 (註6) 指出,冰島禁止使用黏膠陷阱和所謂的桶式陷阱(以水淹的方式殺死老鼠)。公告引用了冰島動物福利法第28條,條文中明確規定:消滅害蟲時,不得使用會造成其痛苦受困的方式。必須確保消滅方法不會對害蟲以外的任何動物造成傷害。公告更進一步指出,在戶外獵捕家鼠或對其使用毒藥都是違法的。 MAST建議人們使用籠式陷阱 (cage traps) 來捕捉老鼠並讓老鼠保有性命。為確保老鼠不會遭受不必要的痛苦,必須每天檢查陷阱,也要確保陷阱功能是正常的。讓老鼠困在籠式陷阱中過長的時間或任由牠們餓死,在法律中都是被禁止的 (註7)。 德國 使用黏鼠板來防治包括老鼠在內的脊椎動物在德國是被禁止的。即使從網路或國外購買黏鼠板,禁令也同樣適用。 根據《動物福利法》(Animal Welfare Act) 任何人以黏鼠板捕捉老鼠,甚至是放置這類的黏膠性陷阱都是違法行為,可能被罰款高達25,000歐元。如果動物受困於黏鼠板,將構成虐待動物罪,最高可判三年監禁。(註8) 澳洲 澳洲維多利亞省、塔斯馬尼亞省及首都特區皆已明文禁止使用、設置或販售黏膠性陷阱 (註9)。維多利亞省更明文規範,昆蟲黏板 (insect glue traps),只有在不能捕捉其他動物的情況下才得以販售或使用,並且陷阱必須附加籠子、屏障或其他保護措施,以防止任何動物意外接觸陷阱表層的黏膠 (註10)。 紐西蘭 紐西蘭2009年根據《1999年動物福利法》(Animal Welfare Act 1999) 頒布了法規,限制販售和使用黏膠陷阱捕捉囓齒動物 (註11、註12)。Animal Welfare (Glueboard Traps) Order 2009明文規定,紐西蘭農業部 (Ministry for Primary Industries) 從2015年1月1日,禁止銷售和使用黏鼠板。 農業部 (MPI) 動物及動物產品主管Matthew Stone表示:「從動物福利角度來看,黏鼠板已經不適合繼續使用了,因為這樣的陷阱會造成被捕動物的痛苦,包括囓齒動物被留在黏膠陷阱上的時間長短以及受到非人道處理的可能性。人們對動物福利的態度隨著社會水準和科學知識的發展不斷進步,我們可以有更好的做法。」 在一些情況下,如在食品加工場和無害蟲的島嶼等地方,當有強烈的公眾利益,需要有效的鼠害管理且沒有可行的替代方案時,可以獲得部長批准使用黏膠陷阱。「有效的害蟲管理,確實對紐西蘭的生物、食品安全、保育及初級生產來說相當重要,但是也要考慮到動物福利,」Stone說,「蟲害防治人員需要盡一切努力去尋找人道的替代方法。」(註13) 紐西蘭的黏鼠板使用許可證,自禁令推出以來,數量逐年下降,並且在2021年沒有批准使用的情況 (註1)。 印度 印度動物福利委員會 (AWBI) 於2011年和2020年發布通知,指出使用像是黏膠性陷阱這樣的殘酷裝置,根據1960年《防止虐待動物法》第11條,是可處罰的罪行。黏膠陷阱無差別的捕捉其他動物,也違反了1972年《野生動物(保護)法》(Wildlife (Protection) Act),該法案禁止狩獵受保護的本地物種 (註14)。 目前國家首都轄區德里 (National Capital Territory of Delhi) ,與27個邦 (State),4個聯邦屬地 (Union territory) 均發布指令反對非法且殘酷的黏膠性陷阱 (註15)。 在印度善待動物組織 (PETA India) 的推動之下,包括印度亞馬遜 (Amazon India) 在內的多家電商平台已經下架、禁止銷售黏鼠板。分布在全國各地,超過16,000家的零售連鎖店也正逐步下架黏鼠板 (註16)。 美國 美國眾議院議員Ted W. Lieu(加州第36國會選區/洛杉磯郡民主黨國會議員)於2024年一月提出了《黏膠陷阱禁止法案》(Glue Trap Prohibition Act),該法案旨在全國禁止持有、使用黏膠性陷阱來捕捉囓齒動物。此項法案也得到了善待動物組織 (PETA)、人道協會立法基金 (Humane Society Legislative Fund) 、美國人道協會 (Humane Society of the United States) 與其他團體組織的支持 (註17)。 劉議員的立法是受到西好萊塢市 (West Hollywood) 成功禁用黏鼠板的啟發—西好萊塢市議會於2023年4月17日一致投票禁止所有黏膠陷阱的使用與販售,成為美國第一個頒布此類條令的城市 (註18)。加州奧海鎮 (Ojai) 市議會也於2024年一致通過禁止販賣和使用黏鼠板,是繼西好萊塢市後,第二個做出該舉措的美國城市 (註19)。善待動物組織 (PETA) 稱,據報道,美國另有三個城市已在其政府相關單位禁止使用黏膠陷阱,包括喬治亞州卡特斯維爾 (Cartersville, Georgia)、俄勒岡州尤金 (Eugene, Oregon) 和華盛頓特區 (Washington D.C.) (註20)。 目前全美已有超過100個機場以及包括摩根大通 (JPMorgan Chase & Co.)、谷歌 (Google) 在內的數百家公司和機構禁止使用黏膠陷阱 (註21、註22)。 台灣 印度聖雄甘地曾說:「一個國家道德進步和偉大程度可用他們對待動物的方式衡量。」(The moral progress of a nation and its greatness can be judged by the way it treats its animals.) 世界各國已經紛紛加入停止使用黏鼠板的行列,KiTA友善動物協會也正在推動連署不黏鼠,希望透過公民投票推動政策改變,由台北市開始,再到全國性的禁用殘酷黏膠陷阱。 以黏鼠板作為捕捉、殺戮的工具,除了殘忍不人道外,也無法永久性的解決問題。KiTA友善動物協會提倡以人道的角度,透過調整人類的行為與選擇對動物、環境都較友善的做法為替代,落實「不讓鼠來、不讓鼠住、不讓鼠吃」防鼠三不措施,如清除食物來源、減少老鼠在環境中可藏身之處,封堵鼠類出入通道等,並輔以氣味驅逐,以「預防」的方式,從根本解決問題才是緩解人鼠衝突更有效的做法。 加入連署不黏鼠,連署禁用殘忍無效黏鼠板 參考資料: 註1: Inhumane rodent glue traps to be banned in England following unanimous vote in House of Lords - Humane Society International 註2: Glue Traps (Offences) Act 2022 註3: Jane celebrates as Glue Traps Bill becomes law 註4: Wales leads way on snares and glue traps total ban 註5: Irish prohibition on glue traps 註6: Músagangur - hvaða aðferðir við aflífun meindýra samrýmast lögum | Matvælastofnun 註7: Glue Traps And Bucket Traps For Mice Banned In Iceland 註8: Verbot von Klebefallen zur Schädlings- bekämpfung von Mäusen und Ratten Prohibiton to use glue-traps for pest control of mice 註9: Urge Companies to Ban Vile Glue Traps - Action Centre - PETA Australia 註10: Glue traps | Humane vertebrate pest control | Prevention of Cruelty to Animals Act 註11: Traps and devices: Animal welfare and pest management 註12: Animal Welfare (Glueboard Traps) Order 2009 (SR 2009/316) Contents 註13: Glueboard traps prohibited from 2015 | NZ Government 註14: Telangana govt bans glue traps for rodent control 註15: Bihar Bans Cruel Glue Traps for Rodent Control in Response to PETA India Appeal - Blog 註16: Amazon India, Meesho, Snapdeal, and Other E-Commerce Giants Remove Glue Traps to Catch Rodents After PETA India’s Push - Blog 註17: REP LIEU INTRODUCES BILL TO BAN USE OF GLUE TRAPS 註18: West Hollywood becomes 1st city in country to ban rodent glue traps - ABC7 Los Angeles 註19: Victory! Ojai Becomes Second City in U.S. to Ban Deadly Glue Traps After Outreach From PETA 註20: Ojai bans use, sale of glue traps within city limits | KTLA 註21: Victory! 100 Airports Commit to Not Using Glue Traps | PETA 註22: L.A. Airports Ban All Glue Traps, Sparing Mice Painful Deaths, After PETA Appeal
專案新聞
用黏鼠板更容易染疫
黏鼠板造成公共衛生風險 鼠類受困於黏膠性陷阱時,常因恐懼而出現生理機能失調,糞尿失禁等現象,民眾在處理黏鼠板時,通常是在沒有配戴口罩、手套,未做足防護措施的情況下就直接接觸。本來想要除鼠,反而將自己暴露在染疫風險之下,增加了接觸漢他病毒、沙門氏菌和引起鉤端螺旋體病的細菌等病原體的可能 (註1)。 黏鼠板不當的處理方式,例如放置戶外曝曬,浸水淹死老鼠,或隨意丟棄等,也可能造成疾病傳播與環境污染。誤觸黏膠性陷阱的動物在恐慌、嘗試逃脫的過程中不斷掙扎拉扯,導致皮開肉綻,開放性的傷口與屍體都容易招引病媒;水淹黏鼠板也可能因排泄物或分泌物等造成污染,增加人類生活環境中潛在的疾病傳播機會。 皮開肉綻,開放性的傷口與屍體都容易招引病媒;水淹黏鼠板也可能因排泄物或分泌物等造成污染,增加人類生活環境中潛在的疾病傳播機會 認識漢他病毒 根據衛福部疾病管制署,漢他病毒症候群 (Hantavirus syndrome) 為漢他病毒所引起的人畜共通傳染病,人類經由吸入或接觸遭帶有漢他病毒鼠類排泄物或分泌物(包括糞尿、唾液)污染之飛揚的塵土、物體,或被帶有病毒的嚙齒類動物咬傷,就有感染的可能。依據歷年統計資料顯示,國內自2011年以來至2023年共累計42例,其中1例為境外移入(感染國家為印尼),今(2024)年二月也出現首例確定病例。雖然經由人與人接觸傳播的機會極低,但漢他病毒各月均有發病病例,且各年齡皆有染疫風險 (註2)。 黏鼠板不能徹底解決問題, 還可能讓你感染漢他病毒! 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呼籲不要使用黏鼠板,因為受困的鼠類容易因驚嚇導致失禁,增加人類染疫的可能。衛福部疾病管制署也呼籲,落實「不讓鼠來、不讓鼠住、不讓鼠吃」是預防漢他病毒最有效的方法。 落實「不讓鼠來、不讓鼠住、不讓鼠吃」是預防漢他病毒最有效的方法 漢他病毒,怎麼預防? 老鼠能夠穿過鉛筆寬度的洞,室內外任何縫隙或孔洞都有機會成為出入路徑。民眾平時應留意、檢查環境中老鼠可能入侵的途徑;較小的孔洞可用鋼絲絨填補並以填縫劑固定,也可使用發泡填縫劑密封。較大的洞則可以水泥、金屬網或金屬板來修補。 妥善處理家中食物、動物飼料、廚餘及垃圾。將食物密封在有緊密蓋子的厚塑膠、金屬或玻璃容器中。同伴動物進食完畢後飼料應收好,不要將食物或水碗放在室外過夜。垃圾存放在有密封蓋子的厚塑膠或金屬容器中。一旦有掉落或溢出的食物應立即清理,使用過的餐具及烹飪器具也應盡快清洗。 做好環境清理,尤其是倉庫、儲藏室等老鼠容易躲藏的空間;清除室內外堆積物等,減少老鼠的藏身之處。 做好環境清理,尤其是倉庫、儲藏室等老鼠容易躲藏的空間;清除室內外堆積物等,減少老鼠的藏身之處。 如發現鼠類排泄物、巢穴,不要馬上用掃把或吸塵器清理,因為含有病毒的顆粒有可能被攪動到空氣中,增加吸入病毒的風險。建議的處理步驟為: 先佩戴口罩、橡膠手套及打開門窗。將可能被污染的區域以稀釋漂白水(100cc市售漂白水+1公升清水)或消毒劑完全浸濕,待消毒作用30分鐘(衛福部疾病管制署建議30分鐘,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建議等待5分鐘)。使用拋棄式紙巾、抹布或舊報紙清理,再以垃圾袋密封後丟棄。以清潔劑擦拭該區域。用肥皂和水清洗戴手套的手,或在手套上使用消毒劑,然後再脫下手套。脫下手套後,用肥皂和溫水洗手。 (註2、3) KiTA友善動物協會也鼓勵民眾利用老鼠不喜歡的刺激性氣味做為驅避劑,相對於使用黏鼠板,氣味驅逐法會是接觸風險低、較為人道與自然環保的替代方法(延伸閱讀:不讓鼠來! 探討黏鼠板以外的驅鼠方式)。 氣味驅逐法是接觸風險低、較為人道與自然環保的替代方法,圖為香茅精油 連署不黏鼠,終結殘酷動物陷阱 KiTA友善動物協會目前正積極推動公眾連署,首要目標是從臺北市地方自治條例中停用黏鼠板,期望透過地區性公民投票來改變政策,也讓社會大眾了解,其實有其他不會造成兩敗俱傷的處理方式。 想要控制鼠類問題,最佳的作法是預防;落實衛福部宣導的防鼠三不措施:「不讓鼠來、不讓鼠吃、不讓鼠住」,同時以氣味驅逐做加強,從源頭減少人鼠的接觸可能性,進而降低人類與老鼠間的衝突與可能伴隨出現的公共衛生風險。 加入連署不黏鼠,連署禁用殘忍無效黏鼠板 參考資料 註1: Are Glue Traps Cruel? Everything You Need to Know | PETA  Peta善待動物組織〈黏鼠板殘忍嗎?你需要知道的一切〉 註2: 國內新增1例漢他病毒症候群病例,提醒民眾做好防鼠措施,確保健康. 註3: How to protect yourself and your family from Hantavirus Pulmonary Syndrome in the United States  美國疾管署〈如何保護自己和家人免受漢他病毒的侵害〉
專案新聞
黏鼠板有用嗎
黏鼠板有用嗎? 黏鼠板售價便宜,使用起來又方便簡單,因此當家庭環境和商業、工作場所出現老鼠問題時,通常是直覺採取的應對措施。但是黏鼠板真的有用嗎?!事實上這樣的黏膠陷阱,存在著許多缺點與爭議性。 黏鼠板是一種無差別性的補捉陷阱,無論是目標動物:老鼠,或是其他非目標生物都有機會受困,被黏在陷阱上的動物往往無法自行脫困,經歷長時間的掙扎與痛苦,對動物造成極大的傷害與折磨,過程非常殘忍不人道,是一種完全漠視動物權益與動物福利的工具。除此之外,它的效率也並沒有想像中的好。 黏鼠板是一種無差別性的補捉陷阱,過程非常殘忍不人道,除此之外,它的效率也並沒有想像中的好。 治標不治本 黏鼠板其中一項缺點是效果有限,既不能預防老鼠再次出現也無法根本的解決問題。 其實老鼠會出現,不外乎是為了覓食,或是被食物吸引而來。環境中有藏身之處,也可能導致老鼠出現在某些地方。黏鼠板只是在老鼠已經存在的情況下,暫時降低了鼠類的數量,並沒有消弭老鼠出現的原因。如果環境中繼續存在吸引老鼠的因子,一旦黏鼠板移除後,很快會恢復原本的鼠類數量。此外,長遠來看,使用黏鼠板非但沒辦法有效防止囓齒動物的入侵,反而會產生反效果。因為當動物被殺死或被移除時,食物量快速上升,會導致倖存者和新來者的繁殖率升高,進而增加動物的族群量(註1)。 為了增加捕捉率,製造商通常會在黏膠中添加食物香氣引誘老鼠,從肉味、奶油乳酪到花生,坊間黏鼠板「客製化口味」琳琅滿目。甚至有不少民眾會額外放置花生醬或食物在黏鼠板上,提高老鼠上鉤的機會。其實如此一來,反而會吸引更多老鼠靠近居家環境,家中同伴動物甚至孩童也可能受害。 為了增加捕捉率,製造商通常會在黏膠中添加食物香氣引誘老鼠,反而會吸引更多老鼠靠近居家環境 習得避開陷阱 根據荷蘭神經科學研究所和阿姆斯特丹大學所發表的一項研究提及,老鼠會以互惠的方式交換有關危險的訊息,並指出囓齒動物已經進化出一種機制,可以利用同類動物的反應更有選擇性地部署防禦行為,來應對潛在的危險(註2)。許多民眾也分享,老鼠警覺性高並且非常聰明,會靠經驗避開陷阱,若在相同地點擺放黏鼠板,經過一段時間後老鼠便會確切掌握陷阱位置,適應性的避開,導致捕捉效果逐漸下降。民眾的使用經驗中也觀察到,黏鼠板通常無法捕捉到大隻的老鼠,雖然可能會有短暫的效果,但老鼠隨後會改變習慣來避開有風險的區域和物體,要讓老鼠再次上當沒有那麼簡單。 老鼠會改變習慣來避開有風險的區域和物體,要讓老鼠再次上當沒有那麼簡單 非選擇性捕捉 黏鼠板黏到其他生物的新聞、救援通報層出不窮。 這種無差別的殘酷陷阱,不管是政府動保處還是野保團體與獸醫,都不建議使用。有獸醫師分享,桃園鳥會附設野生動物診所曾處理過綠繡眼誤觸黏鼠板的案例。民眾將黏鼠板放在花圃上方,原本想捕捉前來取食莊稼的老鼠,但陷阱上的膠在陽光照射下,卻讓綠繡眼誤以為是一攤水窪,本想開心的洗澡,沒想到通通黏在陷阱上動彈不得(註3)。慘遭黏鼠板沾黏的受害者並不只是鳥類與其他生物而已,網路上也不乏人類不小心被黏鼠板黏住的案例,殘膠黏在手腳上,非常不易清洗乾淨。黏鼠板無差別性的捕捉方式,不僅造成非目標動物無辜受害,也與簡單方便抓老鼠的設計本意背道而馳,對選擇使用黏鼠板的消費者來說也增加不便性。 九隻綠繡眼誤觸黏鼠板 圖片來源:桃園鳥會附設非營利野生動物診所(註4) 環境因素影響使用效果 黏鼠板一旦與環境中的灰塵、毛髮,或空氣中的濕氣接觸,黏膠黏性就會變差。除此之外,氣溫也可能影響黏性,有民眾反應天氣冷時,黏膠會變得比較硬,黏鼠板上只看到老鼠的腳印,卻黏不到老鼠。黏鼠板在擺放一段時間後,效果就會逐漸下降,因此往往是一次性使用的,不但捕捉效率有限,也有環保方面的爭議。 更有效的替代方法有哪些? 囓齒動物會被有充足食物來源和能作為庇護處的室內外區域所吸引。因此可以藉由保持桌面、地板和櫥櫃的清潔,確保沒有任何食物碎屑,並將乾糧與寵物食品存放在防啃咬的密閉容器來杜絕老鼠取得食物的途徑。盡量不要將廚餘與垃圾留在室內,或是使用彈力繩固定垃圾桶蓋將垃圾密封。晚上將寵物的食物收起,並且盡量不在室外餵食。家中若有果園或菜園,盡可能將落下的水果和青菜清除。整理環境,例如透過修剪草坪、清除室內外堆積物等來減少老鼠的藏身之處。 接下來,使用手電筒來確認出入口與經常活動的地方,例如洞口、裂縫、管道和門周圍的縫隙等(大鼠可通過其體型四分之一大小的洞,而小鼠則可以擠進約新台幣壹圓硬幣大小的孔隙)。另外,糞便、咬痕及儲存食物的痕跡也可用來判定老鼠經常出沒的地點。 可以使用浸泡過尤加利精油或氨水的抹布、棉球,或擺放氣味能持續較長時間的尤加利精油磚,也有民眾分享平時會以加了精油的水拖地,利用老鼠不喜歡的氣味達到驅趕的目的。當動物成功被驅離時,可以先暫時使用鋼絲絨或絕緣材料封住出入口,等確定動物離開後,便可使用泡沫密封劑、金屬網或金屬板防水板覆蓋該區域。 科學實驗證實尤加利精油的氣味能有效驅鼠 必要時,捕鼠籠是比黏鼠板相對友善的捕捉工具。使用捕鼠籠需要特別留意的是,誘餌要放在捕鼠器最後面,老鼠的尾巴才不會被門夾斷。之後再將捕鼠器放在老鼠經常出沒的牆邊(例如發現老鼠糞便的地方)。放置捕鼠器後,也需要經常檢查,以利盡快釋放老鼠。如果在幾天後仍然在建築物內發現老鼠,請先確保所有的進入點都有被封閉,再重新設置投放誘餌的陷阱。如果已經放置兩週陷阱都沒有被觸動過,而且也沒有老鼠的蹤跡(如糞便),表示該區域已經成功驅除老鼠,並做好防治的工作(註1、註5)。 了解老鼠的行為,並以人道的方式處理問題來降低人鼠衝突 圖片來源:"Humanity's future is with the rat" KiTA友善動物協會正在推動「連署不黏鼠」公眾連署,希望可以利用地區性公民投票推對政策的改變,率先從臺北市地方自治條例中立法禁用黏鼠板。除了讓民眾了解黏膠性陷阱的殘酷外,我們也鼓勵民眾使用氣味驅逐法,並落實政府提倡的防鼠三不措施:「不讓鼠來、不讓鼠吃、不讓鼠住」,預防才是更有效且對動物與環境更友善的作法。 加入連署不黏鼠,連署禁用殘忍無效黏鼠板 參考資料: 註1: Living in Harmony with House Mice and Rats | PETA  Peta善待動物組織〈與家鼠和平相處〉 註2: Rats exchange information about danger in a reciprocal fashion | ScienceDaily  每日科學〈老鼠以互惠的方式交換危險的訊息〉 註3: 獸醫小珈處方箋|嚇鼠鳥了!觸發陷阱黏鼠板! 註4: 桃園鳥會附設非營利野生動物診所粉絲團 註5: 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與鼠類共存
專案新聞
黏鼠板的無差別傷害
黏到的不只是老鼠!黏鼠板的無差別傷害 我們最常接到民眾的回饋:黏鼠板黏不到老鼠,還黏到其他動物! 黏鼠板,被視為捕捉老鼠或其他人類定義為害蟲的便捷工具,然而這樣的黏膠陷阱,比起原本鎖定捕捉的目標動物,很多時候反而是非目標物種受害;常見的如鳥類、蛇類蜥蜴等野生動物,連幼犬貓、家中同伴動物甚至是人類都有可能受困。 受困於黏鼠板的松鼠 圖片來源:新北市動保處 野鳥誤觸黏鼠板 死亡率高達五成 鳥類因不易辨識黏膠又欲捕食陷阱上的昆蟲或老鼠,往往無辜受害。光是新北市動保處在2022年11月,就接獲至少4件鳥類遭黏鼠板沾黏的案件。根據台北鳥會救傷中心2022年的傷病鳥統計,共有184起黏鼠板案例,佔傷病鳥總數的4.2%,死亡率52.49%。死亡率在其他傷病原因中並非特別高,但卻需要大量人力資源和長時間的養護。救護過程對傷鳥的痛苦程度也有顯著的影響。 黏鼠板拯救程序既要迅速又得有耐心,鳥類常因掙扎而沾滿黏膠或產生開放性傷口,救援志工需將鳥類從黏鼠板解救後,再清除羽毛中的黏膠。過程中,鳥類容易遭受驚嚇而緊迫;沾染黏膠、髒汙的開放性傷口也會讓鳥類暴露於細菌感染的風險中而死亡(引用自台北市野鳥學會,註1)。此外,鳥類的骨骼相當脆弱,經常在黏鼠板上掙脫的過程中骨折,也因此可能造成不可逆的損傷,甚至是死亡的悲劇。 受困於黏鼠板的小鳥 圖片來源:新北市動保處 保育鳥類也遭殃 不僅是生活環境中常見的麻雀、白頭翁等,台北鳥會救傷中心、動保處救援團隊與野生動物急救站等許多相關單位,都曾接獲通報、救援被黏鼠板沾黏的其他鳥類,如灰鶺鴒、領角鴞、台灣藍鵲、鳳頭蒼鷹等物種。雖然黏鼠板使用者並非主動獵捕特定鳥類,但若黏鼠板沾黏到保育鳥類經檢舉查證,依照《野生動物保育法》第41條第1款獵捕保育野生動物,可處6個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20萬元以上100萬元以下罰金(註2)。 除了野鳥經常誤觸黏膠陷阱之外,過去幾年,相關單位也持續接獲不少幼貓受困,全身沾滿黏膠的救援通報,再再顯示黏鼠板對其他生物不必要的傷害。 與老鼠一同受困黏鼠板的領角鴞 圖片來源:桃園鳥會附設非營利野生動物診所 對環境潛在的危害 黏鼠板所使用的黏膠成分,雖尚未經科學實驗證實會對人體帶來傷害,但黏合劑一旦產生惰性,或沾黏上灰塵後便無法繼續使用,因而通常是一次性質的,這也意味了丟棄黏鼠板時,大量的塑料與黏膠物質同時被丟入環境之中,可能會加重環境的負擔。若是以燃燒垃圾的方式做處理,也可能因燃燒黏膠成分產生對環境、甚至對人體有害的物質。民眾在處理黏有老鼠的黏鼠板時,更可能因不當處理方式、隨意棄置,導致鼠疫傳播的風險增高。 誤觸黏鼠板的小貓 圖片來源:新北市動保處 終結殘酷動物陷阱 或許有些人會提出,只要黏鼠板不放在室外,就能避免對其他物種無差別傷害的情形。然而即使將黏鼠板置於室內,也不乏有同伴動物,甚至人類誤觸的例子。 台北市動保處呼籲,民眾如果有鼠害防治的需求,捕鼠籠是最安全的方式,捕鼠籠的設計在捕捉動物過程中造成的傷害較低,不像黏鼠板會令動物動彈不得,甚至可能因掙扎受傷。野鳥協會也鼓勵民眾以友善動物的方式解決問題,使用捕鼠籠代替黏鼠板,也不建議用老鼠藥防治老鼠,因其容易造成猛禽或其他野生動物受害(註3、4)。 KiTA友善動物協會正在推動「連署不黏鼠」公眾連署,希望從臺北市地方自治條例中率先立法禁用黏鼠板。我們認為,黏鼠板並非面對鼠類問題的唯一解答。在生活中徹底落實政府一再宣導的「不讓鼠來、不讓鼠住、不讓鼠吃」防鼠三不原則,減少牠們在環境中的食物來源及庇護所,搭配氣味驅逐法,以預防鼠類進入家中的方式來根本解決問題,才是最能有效降低傷害動物與環境的替代方案。 加入連署不黏鼠,連署禁用殘忍無效黏鼠板 參考資料 註1: 【新聞稿】野鳥黏鼠板危機,過境鳥也難逃 註2: 市政新聞:黏鼠板誤傷鳥禽新北動保處救援安置 註3: 臺北市動物保護處:新聞稿-慎用黏鼠板,捕到的不只是老鼠 註4: 桃園市野鳥協會:受困黏鼠板的二次傷害
專案新聞
黏鼠板的殘忍超乎想像
黏鼠板黏到老鼠了,然後呢? 黏鼠板很殘忍嗎?很殘忍,超乎想像的殘忍。黏鼠板的設計原理,是利用高度黏性的黏著劑塗滿在紙板、纖維板或是塑膠製的小板子上,誘捕人類視為害蟲的生物。這種黏膠陷阱售價不高,且容易取得,因此在人類生活環境中出現老鼠問題時,人們直覺想到的就是放置黏鼠板。然而,背後涉及的動物權益與道德問題,卻鮮少成為人們思考的焦點。使用這樣的黏膠陷阱對動物造成的影響與傷害、過程有多殘忍,也往往被忽略。 老鼠是有感知的動物 網路上有各式各樣關於黏鼠板的關鍵字,其中包括老鼠會不會感到疼痛? 事實上,小鼠和大鼠是進行人類疼痛相關研究中最常被使用的動物種類(註1、註2)。 麥基爾大學心理學系和艾倫愛德華茲疼痛研究中心 (Dept. of Psychology and Alan Edwards Centre for Research on Pain, McGill University)、波士頓生物醫學研究機構 (Boston Biomedical Research Institute)、卡加利生理學與藥理學系(Dept. of Physiology and Pharmacology, University of Calgary) 在介紹老鼠痛苦表情量表的研究中記錄到,在感到疼痛時,無論是大鼠還是小鼠,牠們的臉部表情皆會隨著疼痛強度的變化而有所改變。研究表示,疼痛通路,是由感覺傳入信號與影響情感的大腦迴路參與而構成的,當疼痛持續存在時,動物的健康與福祉都會受到損害。(註2、註3)。 老鼠遭受疼痛時的表現:眼眶收緊、鼻子與臉頰扁平、耳朵與觸鬚變形 由Richard Ryder提出的痛覺主義 (pianism),反駁動物只具有反射性的本能,沒有痛覺、意識、情感的觀點。他認為:「所有的動物都能夠感受到痛苦與挫折,如同我們會尖叫,或因痛苦而扭曲身體;他們有類似敏感的神經系統及生理反應,能夠讓我們聯想自身痛苦的經驗。」他解釋,痛覺包括身理上的痛感 (pain) 以及心理上的受苦 (suffering)。痛覺主義重要的考量之一,是應當要專注於個體的感受,因為只有個體才能真正感受到痛苦。任何一個生命,不論是人或非人動物,只要可以經驗到疼痛,即應納入對其利益的考量,賦予道德地位(註4)。 芝加哥大學 (University of Chicago) 神經科學家Peggy Mason的實驗團隊發現老鼠還具有同理心,即使在沒有獎勵的狀態下,老鼠會研究機關,再設法幫助同伴脫困。實驗甚至發現,當老鼠同時面對一個裝有巧克力與另一個困有同伴的容器時,老鼠不僅選擇打開兩個容器,還會與同伴分享食物(註5、6)。 研究人員發現,這隻被困老鼠的籠子夥伴最終打開了容器的門,將同伴放了出來,而且沒有任何獎勵 另一項研究也顯示,小鼠能夠感知同伴受傷或害怕時的情緒,史丹佛大學 (Stanford University) 的神經科學家Monique Smith表示,疼痛不僅是生理上的體驗,也是情感上的感受。實驗中,兩隻小鼠在接受疼痛刺激後,只有其中一隻的疼痛得到緩解,令人意外的是,另一隻疼痛沒有被緩解的小鼠,僅僅因為與同伴處於相同空間,痛苦反應就被減輕了(註7)。顯示了鼠類對疼痛的感知和處理不單純只是生理反應,也包括了心理層面。 曾有民眾提及,在工作場所聽過黏鼠板上老鼠的尖叫聲,善待動物組織──PETA,將黏鼠板形容為「痛苦之板」,因為任何一隻誤觸黏膠陷阱的老鼠,都將經歷極度的折磨與痛苦。一旦被黏鼠板黏住,老鼠的求生本能會驅使牠們奮力試圖脫逃,但反而造成更大面積的沾黏,使牠們更難以脫困,在這樣的情況下,老鼠只能陷入無止盡的掙扎中,導致皮膚撕裂、骨折,伴隨著因恐懼、壓力引起的生理機能失調,出現尿失禁與脫糞的現象。甚至絕望之下,啃斷自己的四肢只為求生。 老鼠的求生本能會驅使牠們奮力試圖脫逃,但反而造成更大面積的沾黏,使牠們更難以脫困 死亡,不是立即發生的 老鼠受困黏膠陷阱到死亡,是相當漫長的過程。“幸運的話”,會因口鼻沾上黏膠窒息而死,但更多數的狀況,是老鼠經歷了極度痛苦與折磨的掙扎過程但徒勞無功,無助的等上幾個小時甚至幾天,最終因疲憊、壓力或飢餓、脫水而死。在掙扎過程中導致的身體損傷,更可能加劇死亡來臨前的痛苦。有民眾表示,因懼怕、不曉得該如何處理黏有老鼠的黏鼠板,索性再拿起另外一塊覆蓋上去。或將黏鼠板棄置路邊、或直接丟入塑膠袋,再扔進垃圾桶。對於一般人來說,這可能只是幾分鐘的事,但我們很難想像也很少提到的,是老鼠被沾黏後經歷了什麼。 對於一般人來說,這可能只是幾分鐘的事,但我們很難想像也很少提到的,是老鼠被沾黏後經歷了什麼 老鼠需要被尊重嗎? 黏鼠板設計本意是想以最方便的方式捕捉、移除衝突動物。但我們應該反思,這樣的設計是否忽略了對生命應有的基本尊重與同理?人類與其他物種之間雖存在著複雜的共生關係,但無論是人類還是其他物種,所有生物都具有其存在的價值與權利。史懷哲曾說:「我們沒有權力給另一個生命帶來痛苦及死亡,所有的生命都有相同的生存以及免受痛苦的願望。」 自詡為萬物之靈的我們,在面對衝突動物時,是否有更友善的替代、解決方案,而非像是選擇使用黏鼠板除鼠,卻讓人類自身暴露在感染鼠疫的風險之下,形成人鼠互相毀滅的局面(延伸閱讀:漢他病毒與黏鼠板)。 我們沒有權力給另一個生命帶來痛苦及死亡,所有的生命都有相同的生存以及免受痛苦的願望 立法行動 終結殘酷陷阱 禁止販售、使用黏膠陷阱已成為國際動物保護的趨勢,2022年英國政府立法,將於2024年起在英格蘭實施黏膠陷阱部分禁令,威爾斯率先於2023年10月17日起全面性的禁止使用,成為英國第一個實施禁用黏鼠板的國家。「還有很多比使用黏膠陷阱更人道的方法來控制囓齒動物。」農村事務部長Lesley Griffiths這樣說到(註8)。面對人鼠衝突,KiTA友善動物協會也期望藉由調查與提供不同的途徑,找出化解衝突的可能。如何針對性、根本性的解決問題,是從預防著手—掌握「不讓鼠來、不讓鼠住、不讓鼠吃」三不防鼠原則,同時使用氣味驅逐法做加強。若真的需要補捉老鼠,捕鼠籠是相較黏鼠板人道的選擇。架設捕鼠籠後,也需頻繁確認,將捕獲之鼠類盡快釋放。 隨著台灣動物保護意識逐漸提高,KiTA友善動物協會除了讓更多民眾了解黏膠性陷阱的殘忍之外,也正在推動「連署不黏鼠」公眾連署,希望從臺北市地方自治條例中率先立法禁用黏鼠板,我們將持續凝聚力量,推動公民投票做政策上的改變,創造社會結構的變革。 加入連署不黏鼠,連署禁用殘忍無效黏鼠板 參考資料 註1: Animal models of pain: progress and challenges  神經科學期刊〈動物疼痛研究模型:進展與挑戰〉 註2: ​​The Rat Grimace Scale: A partially automated method for quantifying pain in the laboratory rat via facial expressions  分子疼痛研究期刊〈大鼠疼痛表情研究〉 註3: The neurobiology of pain and facial movements in rodents: Clinical applications and current research - PMC  獸醫研究前線〈囓齒動物疼痛和臉部運動的神經生物學:臨床應用和當前研究〉 註4: 房曼琪(2018)。生命的權益—解放非人動物(初版)。新北市: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 註5: Empathetic Rats Help Each Other Out | Live Science  及時科學〈有同情心的老鼠互相幫助〉 註6: Empathy and pro-social behavior in rats  科學期刊〈老鼠的同理心與社會行為〉 註7: Mice may ‘catch’ each other’s pain — and pain relief  科學新聞〈老鼠會接收彼此的疼痛〉 註8:Wales leads way on snares and glue traps total ban  威爾斯政府官網〈威爾斯在禁用圈套陷阱與黏膠陷阱處於領先地位〉

公投連署

禁用黏鼠板公投

目標2500 份
尚缺964 份
已結束
  • 公投理由書完成2022.10.01
  • 公投提案書蒐集2022.10.28
  • 送交戶政機關審核2024.06.01
  • 公投連署開始2024.12.31
  • 完成連署排入公投2025.03.31
  • 進行公投2025.0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