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資訊

動物實驗如果不科學為何實驗人員常用?


動物實驗如果不科學為何實驗人員常用?

 

美國善待動物組織(People for the Ethical Treatment of Animals, PETA)

首席科學家鄭懿馨(Frances Cheng)博士

 

動保組織經常倡導說用於人類疾病研究的動物實驗既殘忍又不科學,讀者對此可能會有疑問:如果動物實驗真的不科學,為什麼動物實驗歷史悠久又有這麼多實驗人員至今選擇做動物實驗?以下簡單介紹幾個原因。(關於動物實驗不科學這點的論述,請參考PETA的Research Modernization Deal,內容包括依照人類疾病研究領域分類探討動物實驗如何失敗和誤導科學發展,舉例非動物實驗方法於該研究領域的應用實例,以及政府如何能從動物實驗轉型真正科學實證的路徑和策略等。歐洲議會在參考這份文件後以667票對4票決議通過,要制定方針加速淘汰科學研究、毒理測試、和教學用的所有動物實驗。)

 

在解釋為什麼動物實驗至今仍為常態的原因之前,筆者提醒,若因為很多實驗人員採用動物實驗推論動物實驗必有其科學性或必要性,在邏輯上是犯了訴諸權威和從眾的謬誤。就像很多人至今認為要吃肉才能獲得蛋白質一樣,做科學研究要用動物實驗是一個幾世紀以來不斷被灌輸的迷思。筆者也是從高中就一路參與動物實驗研究計畫,一直到博士班偶然發現自己做的動物實驗完全不適用於當時正在研究的人類疾病時,才有了質疑此迷思的契機。(關於筆者故事請見短紀錄片Test Subjects,有中文字幕可選。)

 

許多學術文獻中將依賴動物實驗的這種現象稱為「鎖定(lock-in)」,且至少有三種類型的鎖定,分別是技術鎖定(technological lock-in)、體制鎖定(institutional lock-in)、以及心理鎖定(psychological lock-in),不同類型的鎖定都包含多種因素。

 

動物實驗者可能不知道如何使用非動物的研究技術或不知道非動物研究技術的存在。若不知道如何查找非動物的研究技術,沒有受過相關訓練不會用那些技術,或對那些技術存在誤解認為不能取代動物實驗,而採用自己本就慣用的動物實驗,這就造成了技術鎖定。筆者的博班導師在被問到相關問題時也是很坦白地問說:如果不做動物實驗,我該怎麼做?(關於3R的技術和資料非常多,光是歐洲就有數十個3R中心和平台。台灣已有如國衛院的非動物性替代方法資訊網等平台,但也非常需要一個國家級的3R中心以協助落實3R。)

 

體制鎖定指的是動物實驗研究體制乃自給自足的惡性循環系統:做動物實驗較易於發表論文、有論文較容易取得研究經費、撥款單位因為評委大多數為動物實驗學者較易認同動物實驗並投資更多動物實驗、學術或其他研究單位獲得經費進一步支持動物實驗、開設更多動物實驗機構買進更多動物和相關器材等,環環相扣持續讓動物實驗日益蓬勃,相應的產業界在每個環節也都有供應鏈。動物實驗失敗率高,比如新藥開發在動物實驗階段成功但進入人體臨床研究後就失敗的機率平均高達95%,但不影響這個體制,因為他們產出的是「知識」,並不在乎實質的應用。如同筆者博士論文委員會委員之一所說:未來的某天,會有人發現我們的研究對人體有用之處。另一委員面對我的質疑則說:我以為像你這樣的學生會直接退學(暗指要我主動離開學程)。的確,不支持動物實驗的學生通常不選擇研究的領域,不支持動物實驗的學者也較難在此體制中存活,這也就越造成此體制的統一化和團結。

 

確認偏誤(confirmation bias)和發表偏誤(publication bias)是心理鎖定的其中二種形式。我們很少在學術文章中看到負面的不成功的動物實驗結果,因為學者通常不願將這類實驗數據公開,也因為此類結果較不容易被期刊接受。反對動物實驗的聲音也容易被壓制,我就曾經被期刊編輯詢問是否同意刪除論文中有關反對動物實驗有效性的言論(想當然我沒有同意,該文章也沒有被接受)。使用非動物研究方法的學者,即使其研究方法得出的結果較接近人體的生理病理情況,但經常會被評委要求加做動物實驗去「證明」其結果,因為評委(動物實驗者)相信動物實驗才是「黃金標準」。再舉一個台灣的例子,在被問到台灣食藥署將小綠人健康食品其中抗疲勞功效宣稱法規中極其殘忍(強迫游泳直到溺斃或強迫跑步並持續電擊)又不必要(法規本有安全的人體研究選項)的動物實驗刪除時,某動物實驗學者卻認為:那些動物實驗是標準實驗不可以「說廢就廢」,且若規定越來越嚴格,再下去可能就沒有什麼動物實驗可做了。長期被灌輸信念加上封閉的心態導致無法跳脫思考框架,是典型的心理鎖定。

 

根深蒂固的觀念和體制難以改變,所幸的是,透過教育,這一切都有轉變的可能。至少我自己是改了,也希望透過這些文字,能夠影響一些人,以持續彌補我因為過去被誤導而殺害幾百隻動物的過錯。